行业新闻

北京园林200处遗址不修缮将永消失 散落荒野遭破坏

2015/11/17

新闻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日期:2015-11-02 08:41   本市尚存的423处园林遗址,一半散落荒野中   本报记者 王海燕   香山南麓,有一座北法海寺,相传是“山中第一大寺”宏教寺旧址。历经风雨沧桑,原先恢弘的寺庙仅剩下山中的残垣断壁。但这仅存的遗迹也屡次遭到人为破坏。就在去年,山门附近的一对石狮被人趁夜盗走。   刚刚结束的历史园林遗址普查结果显示:北京尚存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寺庙园林等各类园林遗址423处。其中,像北法海寺一样散落在荒野中的有大约200处,差不多占据了一半的比例。   “和城区园林遗址面临被占用、被改造的风险不同,散落于荒野中的园林,一方面遭遇着风雨侵蚀,另一方面,还面临着人为偷盗,以及城市建设带来山水格局变化的巨大风险。”调查人员透露。   令调查人员倍感担忧的是,很多遗址至今尚未被纳入保护范围,如不加紧修缮,其园林格局或将永久消失。   北法海寺:遗址屡遭破坏   上周末,记者前往香山北法海寺探访。这座古寺相传最早建于元代,清代进行过大规模翻建,现在的遗址位于金山陵园附近。   从金山陵园入口出发,步行约40分钟的山路,到达半山腰的停车场。北法海寺遗址就在离停车场200多米远的小山坡上。   遗址近在咫尺,记者却扑了个空。原来,沿着寺庙遗址的矮墙,严严实实围了一圈将近2米高的蓝色彩钢板,人根本进不去。   “去年4月份围上的。”陵园的一名保安告诉记者,在那之前,这地方随便进,好多登山的驴友爱上这儿溜达。   从彩钢板的缝隙往里看,这座曾经的“山中第一大寺”已是一片破败荒芜。山门尚保存,并且看上去经过修缮,但其它殿堂庙宇已看不出主体结构。一些残留的石碑、石构件,横七竖八散落在荒草中。   “山门前本来有一对石狮子还可以看看,后来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保安告诉记者,这件石狮子盗窃案就发生在去年的2月份,两座石狮子都是1米多高,青白石材质,雕刻得非常精美。   在石狮子被盗之前,2013年1月,北法海寺一块清朝顺治年间的石碑也疑似遭到人为破坏,重达四五吨的碑刻断成了两截。再往前追溯,2010年6月,遗址内的大石块也曾被人撬动过。   “就这么在野地里搁着,保不齐就被谁给惦记上了。”一位叫“朝花夕拾”的驴友叹息,趁还有些遗迹在,应当尽快抢修,留住宝贵的历史记忆。   据了解,去年石狮子盗窃案发生后,有关部门已对北法海寺遗址进行封闭管理。但具体是否进行大规模抢修,还没有最后确定。   五华寺:荒废多年未修缮   和北法海寺同处西山一带的,还有一座著名的西郊古寺——五华寺。其寺庙遗址在北京植物园樱桃沟内。   虽然位于景区内,但想要找到它的确切位置,并不容易。樱桃沟红星桥东侧,竖立着一块关于“五华寺”的景点介绍牌,上面显示:“五华寺始建于金代,原名五华观。入元后,成为白云观下院,是全真教炼丹之处。明代又改为寺庙,明清二代多有修缮。五华寺原有殿宇三重,自前而后分别为:山门、钟鼓楼、天王殿、大雄宝殿……”   但这座描述中颇为雄伟的寺庙,在路边几乎看不见踪迹。“没修,一直荒废着呢。”一名清洁工指了指景点介绍牌后面的小路,“你要去原址,从这条路上去就是,没开发,看不到什么东西。”   沿着这条陡直的小路上山,半山腰上有一处庭院,门口挂着“游人止步”的牌子。按照植物园景点介绍,这处房屋所在位置,是五华寺大殿的旧址,后来被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借用。   从院子的门缝望进去,大殿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几排现代风格的房屋。院子里隐约能看见古柏和残留的石刻。院外,有一圈低矮的石头垒砌的山墙,不少地方已经破损,露出巨大的豁口。山墙内,是郁郁葱葱的山林野树。   一位调查人员介绍,五华寺虽然地面上的主体建筑已经看不见了,但寺庙的基本格局还在,碑刻、古树等园林要素还在,寺庙所在位置的山水形胜还在,所以仍是一处具有保护价值的历史园林遗址。   “自然的风化、侵蚀肯定是有的。”不过,令他最为担心的是城市的扩张、建设。西山一带类似于五华寺的历史园林遗址有多处,“郊外的园林,最讲究的是山水形胜,如果它所依存的大环境被破坏了,价值也就大大降低了。”   专家建议   彩票公益金可为修缮补缺口   据了解,现在的郊外园林遗址,主要集中在西山一带。顺义、大兴、昌平等郊区县也有分布,主要是清朝的行宫遗址。   从普查的情况来看,90%散落在郊野的园林遗址都亟须修缮。但费用从哪儿来?   记者了解到,过去本市的历史园林保护主要依靠文物修缮专项资金。但按照当前的规定,文物修缮资金专款专用,只能用于修缮文物本体,至于园林更讲究的山水格局、楹联碑刻等园林要素的保护,无法涉及。有些园林遗址仅剩古树、碑刻,未纳入文物保护单位范畴,对这笔资金更是望尘莫及。   “和单纯的文物古迹保护不同,园林遗址保护是更大的一个范畴,除了亭台楼阁等古建本体要保护外,还要顾全山水格局、园林要素,小到一副楹联、一方石刻,都在园林遗址的保护范围中。”调查人员表示。   “从单向文物古迹的保护上升到对山水格局和园林要素的整体全貌性保护,趋势是好的,但缺乏相应的财政机制作为支撑。”今年上半年,市人大对北京历史名园现状进行了专项调研。有人大代表提出,应当设立历史园林遗址的专项保护资金,对濒危的历史园林遗址分批次进行抢修。   同时,也有专家学者建议,可以借鉴英国发行国家遗产文化公益彩票基金的做法,筹集社会资金,为园林遗址修缮解困。   记者从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北京市公园条例》修订的立法调研已经启动,历史园林保护作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将增设其中。历史园林遗址的保护机制、修缮资金的筹措机制,有望落实到法律条文中。 (责任编辑:杨淼)